從媽媽九十多年記憶中 尋回的日本百年古典童謠

2016-06-01 | ◎謝正岳(濟諦) /加拿大報導

六月一日,謝正岳(前排左一)與兄長吳文義(前排左二)、同修鄭麗麗,陪伴母親謝吳阿梅(前排左三)參加「樸實藝術」分享會。(攝影 梁玉燕)

 記得幾年前感到媽媽(謝吳阿梅)年事漸長,同修麗麗和我在美國職場幾十年的工作也分別告一段落,打算即刻就能到加拿大舆媽媽團聚,陪她平安度過晚年,圓滿我們思親之情。然而,2006年由於殊勝的慈濟因緣,我們決定留在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市,開始篳路藍縷地展開慈濟志工社區慈善服務,開墾慈濟新福田。一轉眼,好幾年就過去了,慈濟點也有了初步的基礎!

 

2011年,我們在與加拿大卑詩省相鄰的美國華盛頓州買了一個房子,開車只要一小時,就可以到達本拿比市,終於可以經常和媽媽在一起!不久,我們發現91高齡的媽媽腦筋很清楚,記憶力也很好,經常口裡輕輕地哼著「梅花、梅花」,「雨夜花」,「望春風」和一些日本童謠。媽媽一生只上過台灣日據時代的六年小學,我們很驚奇她怎能記得這麽多日本兒歌。我和麗麗在大學有修了一點日文和德文,但都沒有學成,只會講早安、午安、晚安、 和一二三四等等。現在想起來,還會覺得慚愧。

 

有一天,我想:『為什麼不跟媽媽學唱日本歌呢?』 於是在YouTube 上找到很多媽媽常唱的日本童謠,因此很珍惜每次能和媽媽一起唱歌的時光。

 

四年前,偶然聽到媽媽在唱一首我從來沒有聽過的日本歌。我問那是什麼歌,媽媽說是一首童謠描述樹葉被風吹落,搖搖晃晃掉在蜘蛛網上和水裡,蜘蛛以為有蟲蟲落網了, 鯉魚以為看到餌了, 他們都被「騙」了。很有意思,可惜媽媽不記得歌名叫什麼。我只好逐字記下歌詞的發音,因為當時我的日本五十音字母很多忘記了,筆記是用英文拼出來的,還好媽媽的歌詞相當完整,旋律也很順暢,麗麗隨後以簡譜把樂曲寫下來,並用鋼琴伴奏,邊彈邊唱;不久,我們三個人就常常一起唱起這首可愛的日本童謠了。

 

過了一陣子,我心裡還是覺得奇怪,為什麼在YouTube 上找不到這首這麽又幽默又有生靈活趣的歌呢? 我就用英文拼音去查,找到了幾個日文的名詞,比如風的日語發音是『ka ze, 平假名寫起來是 『かぜ 』, 蜘蛛的日語發音是『ku mo, 平假名是『くも』 ,蟲蟲的日語發音是『mu shi, 平假名是 『むし』, 鯉魚的日語發音是『koi, 平假名是『こい』等等。漸漸地,我的日文能力進步了,能記得的日文單字也多了,漢字的日語發音也比較熟了。我也漸了解當初日本人努力學唐代漢文時把日本口語與有關意義的漢字並用的好處,對我現在補學日語也有幫助。我對日語網頁搜尋的能力也似乎較有信心了!

 

兩年前,我又上網,這次用整句的歌詞去搜尋。哇啦!忽然,找到了1911年(日本明治44年)的一首 童謠『木の葉』(即樹葉也),媽媽唱的歌詞竟然完全可以在那裡面找到! 來源是日本『文部省』公佈的『尋常小學唱歌』一年級的一首歌!但是作詞者與作曲者都不詳。

 

我從媽媽(1921年出生)九十多年的記憶中,竟然尋回了日本一首百年來也許被其他人淡忘了的古典童謠,這真是一個不可思議的因緣! 上星期,我又上網去查,同樣的曲子在YouTube 上還是找不到!我想媽媽、麗麗、文義大哥、和我也許是目前世界上僅有的四個經常唱這首可愛童謠的人吧!

 

最令我開心的,是我們有幸能在媽媽有生之年將這個百年經典老歌搜尋工作完成  ;  此時此刻,我們能和媽媽親身在慈濟溫哥華的『樸實藝術』會上,與大家分享這段開心的故事,並分享我五十多年來都沒有畫畫,這次動筆的『驚』心『捷』作!現在就讓我們大家一起來唱這首百年經典的老童歌吧!

 

謝正岳(後)與兄、嫂、妻子,經常以琴韻歌聲做為全家的休閒娛樂。(攝影 謝正岳) 










四年前偶然聽到媽媽在唱一首他從來沒有聽過的日本歌。五十多年來都沒有畫畫的謝正岳,響應樸實藝術,動筆畫出『驚』心『捷』作!(攝影 鄭麗麗)











 

最令謝正岳開心的,是有幸能在媽媽有生之年,將這個百年經典老歌搜尋工作完成,訴諸彩筆。(攝影 鄭麗麗)


 






 

謝正岳作品裡的故事--從媽媽九十多年記憶中,尋回的日本百年古典童謠。(攝影 梁玉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