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樸實藝術』英文名 “Art from the Heart” 的緣起

2016-05-18 | ◎鄭麗麗/加拿大報導

鄭麗麗設計象徵加拿大樸實藝術的嶄新標誌,涵蓋了一個「心」的名字,就是「Art from the Heart」!(梁玉燕 攝影)

 自從2016年三月籌劃在溫哥華的慈濟『樸實藝術』展開始,梁玉燕師姊和我們就有共識:『頭頂加拿大的天,腳踩加拿大的地』,所有展覽的主題緣起與作品的圖說均用雙語,而且以英文為第一語言。玉燕期盼由我家同修謝正岳和我承擔翻譯這區塊。

 

為了要給『樸實藝術』取個合適、優雅、又有意涵的英文名,正岳和我著實費了一番心思。首先,我們上中英文網研讀世界『藝術』的歷史與分類,感覺我們這種來自台灣的『不需美術的專業訓練,不用高難度的技巧,盼畫者灑脫地來表達內心的想法與人分享』的『樸實藝術』,不完全能契合現有的類別。常聽說的『民間藝術』(“Folk Art” https://en.wikipedia.org/wiki/Folk_art)包含廣泛的民間文化。之後,玉燕傳來另一名稱,叫 “Naïve Art” (http://www.allart.org/art_20th_century/modern_art/Naive%20art1.htm)

 

目前的『樸實藝術』, 雖與 “Folk Art”  “Naïve Art” 具有多重共通性質,然而五月八日慈濟的『樸實藝術』展將有三個系列:佛誕日、慈濟日及母親節。“Folk Art” “Naïve Art”似乎不全適用於詮釋佛法,分享慈濟志工的長情大愛,和緬懷個人的故鄉與親情。搜尋適當英文名的工作只能繼續進行了!

 

四月中,玉燕為『樸實藝術』邀我用書法展現慈濟大愛佛心師志理念,我必須靜下心』,用恭心』來書寫。夜深人靜,婆婆已就寢,連整天戒慎虔誠忙著翻譯工作的正岳也已沉睡,這正是我寫字的好時光! 倒出墨汁,再用墨條重按輕移。

 

摒息調『心』之際,我頃然想到了玉燕轉來樸實畫家們用心』的畫及圖說;他們用赤子之心』、虔誠的心』、自信心』和愛心』畫出對佛的敬,對眾生的愛,對母親和家鄉的情;想到正岳白天到深夜盡心』斟酌最恰當的英文字來描述樸實畫家們對佛法的喜悅,家愛與大愛的故事;玉燕和同修文和全心』全力來推展『樸實藝術』,心』護持等等

 

一時,我茅塞頓開!『樸實藝術』,是心』的大匯合,是心』靈的交流道!是能讓人打開『心』門,藉畫或字練『心』來分享內斂情懷的管道!『樸實藝術』,是『發自內心的藝術』,是『用的藝術』! 那刻, 興奮之餘, 我的書法無法繼續,迫不及待地搖醒沉睡中的正岳,『我想到一個用『心』的英文名了!』

 

睡眼惺忪的他,一聽到『英文』,馬上精神抖擻。我繼續說:『叫 Art from the Heart”  如何?』『是呀!不錯!』喜愛優雅中英語和求真求切的他,立即分析一下這個名字的結構及內涵:Heart(『心』)字裡面含有art,乃心中有藝』也,正是 “Art from the Heart”, 這是很美的結構巧合; 而且Heartart有諧音 (押韻)又是另一個美的巧合,超越了稍早揣摩用 Folk Art”Naïve Art”的勉強歸類及不妥之處。

 

因為玉燕的介紹,我們看到了『樸實藝術』在台灣和加拿大啟發了越來越多的人來一起用『心』畫畫,分享『心』畫的生活方式和態度。作畫者用誠摯之心』,表達他的意念,分享他發自內心』的情感,不受時空的限制,乃平常、樸實之真心』也! 樸實,是『去浮華』,『去表相』,反璞歸真!多用心!』是上人每天的叮嚀!“Be mindful!”學佛者的基本功課!

 

次日,我們的英譯,得到玉燕的欣賞與祝福。如是乎,『樸實藝術』有了一個『心』的名字,就是『Art from the Heart』!讓大家用心畫出自己的愛的心地風光, 畫愛, 化大愛!

鄭麗麗為象徵加拿大樸實藝術的標誌擬定初稿。(謝正岳 攝影) 


致力於樸實藝術推廣的鄭麗麗,為畫展招牌殫精竭慮,夜以繼日。(謝正岳 攝影) 






 

夜深人靜,鄭麗麗倒出墨汁,再用墨條重按輕移,恭敬書寫畫展看板。(謝正岳 攝影)











 



 

鄭麗麗以書法長才貢獻心力,完成後同修幽默形容:這木頭上的前兩字很「樸實」,後兩字很「藝術」。(謝正岳 攝影)